上页  目录  无下  
第一千五十八章 北郡一统
2018-06-10 15:38:44
    轰!

    轰!

    轰!

    随着一声声炮响,整个北郡城都摇晃起来。

    特别是用实木生铁铸造的城门,更是在硝烟中摇摇欲坠。

    一块块青色的岩石脱落,一块块巨大的方砖砸在地面之上。

    不论是薛礼,还是刘季都屏住呼吸,满脸紧张。

    他们两人都在赌博。

    赌对方最先坚持不住。。。

    。。。。。

    “大捷!”

    “大捷!”

    “北郡传来大捷!”

    “八府巡按司徒刑大破恶寇刘季,光复失地,此乃陛下的恩德,祖宗的庇佑!”

    一身青衣的官员满脸激动的走出朝班,声音宏大的吼道。

    “什么!”

    “北郡收复?”

    “北郡大捷?”

    听着青衣官员的捷报,不论是乾帝盘,还是其他大臣,眼睛中不由的都流露出一丝震惊,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怎么可能?”

    “那北郡大城因为靠近边疆的关系,城池修建的要比内陆腹地城池修建的牢固的多。。。城墙不仅加高数倍,就连厚度也是一般城池不能比拟的。”

    “这样坚固的城池,别说数倍兵力,就算是十倍兵力也别想攻破!”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贼造反的时候,才一直没有攻破城池。”

    “司徒刑手中兵力十分有限,他怎么可能攻破有重兵把守的北郡。。。难道说,其中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众人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身穿紫衣的成郡王身上。

    “还是说,真如青衣官员所说,这是陛下的仁德,祖宗的庇佑?”

    “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话去骗那些无知的草民还可以。。。”

    “如果乾帝盘真的仁德,祖宗真的庇佑,那么大乾朝廷也不会这样风雨飘摇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感受着众人狐疑的目光,成郡王脸上不由的浮现一丝无奈的苦笑。

    看自己有什么用?

    自己早就离开了北郡!

    而且以前的部署不是被杀,就是被驱赶。。。

    北郡发生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知道?

    看到成郡王那茫然的眼神,朝中大臣不由的扭转头颅,眼睛中更流露出轻视之色。

    成郡王心头不由的就是一滞!

    眼睛中更流露出恼怒之色。。。

    他总算体会到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

    自从北郡陷落,他狼狈的逃回神都之后,他的地位瞬间一落千丈。

    别说没有办法和太子争锋,就连朝中的很多大臣也对他是冷嘲热讽,避之不及。

    更有人上书给乾帝盘,希望他能够严惩成郡王。。。

    如果不是乾帝盘念及父子之情,恐怕他早就被剥掉蛟服,贬斥为庶人,但就算如此,他的地位,也是大不如以前。

    从以前赤手可热的藩王,变成了今日无人问津的罪人。。。

    “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

    乾帝盘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睛的狐疑,已经说明一切问题。

    “这不可能。。。”

    “父皇!”

    “北郡大城乃是孩儿亲自督造,论坚固,仅次于皇城。”

    “别说司徒刑只有几千兵马,就算是数万围困,也别想要攻破。。。。”

    “难道说,司徒刑策反了内部守军?”

    看着乾帝盘狐疑的目光,成郡王不由的大惊,急忙上前大声辩解道。

    看着成郡王焦急的目光,乾帝盘不由轻轻的点头。

    “怎么回事!”

    “速速报来!”

    “回禀陛下!”

    “根据我等线报,司徒刑大人发明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兵器。”

    “并且取名为火器!”

    见朝中大人,以及乾帝盘的目光中都流露出好奇之色,青衣官员不敢隐瞒,急忙说道。

    “北郡大城陷落,也多仰仗这火器之功!”

    “火器!”

    听青衣官员之言,不论是乾帝盘还是其他官员眼睛中都流露出迷茫之色。

    “不错!”

    “正是火器!”

    “这是墨家打造的一个新型兵器,不仅射程更远,而且杀伤力惊人!”

    “几百人的火枪手,可以轻松的击溃数千人的精锐!”

    青衣官员重重的点头,肯定的说道。

    “那么强大!”

    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惊疑的说道。

    “不错!”

    “陛下,火器的强大,出乎预料之外!”

    “臣恭请陛下,命令知北县司徒刑将这个技艺贡献给朝堂。。。”

    青衣官员急忙躬身,声音肃穆的说道。

    其他官员也是上前半步,急声附和道:

    “没错!”

    “陛下,火器之威太过强大,日久恐怕会生变故。”

    “陛下当禁令民间掌握才是。。。。”

    “嗯!”

    乾帝盘没有立即说话,但是那幽幽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火器的强大让这位高高在上的圣君,也有了危机感。。。。

    不过,司徒刑他可能将火器制造之法拱手相让么?

    朝中大臣不知,他却看的明白,司徒刑可不是甘于人下之人。

    现在他将刘季赶走,整个北郡都落在他的手中,又有火器这等神物在手,自己的圣旨,能有多大的作用?

    就连乾帝盘心中也没有底气。

    “父皇!”

    “既然北郡已经光复!”

    “那么儿臣是不是应该返回自己属地?”

    成郡王不知乾帝盘心中的纠结,满脸兴奋的走出人群,大声的说道。

    在神都这些时日,他真实的了解到什么叫做人情冷暖。

    以前他身为郡王,又是乾帝盘最宠爱的儿子,不论当朝的宰相,还是紫衣的大臣,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满脸和煦。

    现在呢?

    别说宰相,就算是一个青衣官员,也敢给他这个郡王脸色看?

    为什么?

    因为他丢了属地,没了兵权,变成了一头没有爪牙的老虎。

    北郡被光复,让他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这!”

    看着满脸兴奋的成郡王,不论是乾帝盘还是大臣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丝迟疑。

    按照道理说,成郡王的要求并不过分。

    北郡本就是他的属地。

    以前是因为刘贼作乱,他才不得不离开。。。

    现在北郡重新回到大乾版图,他这个郡王重新返回领地,倒也是情理之中,只是现在的北郡,还是大乾的北郡么?

    司徒刑收复失地,会真的拱手相让么?

    想到这里,乾帝盘的只感觉自己的头一阵阵变大。。。
 上页  目录  无下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