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无下  
第十五章 黑火
2018-06-10 15:39:34
    和钟震军打过招呼,苏沉看向他身旁的那名奥族。

    奥族老头笑道:“卡维尔见过苏圣。”

    他的声音不阴不阳,听不出喜怒哀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并不欢迎苏沉。事实如何,也着实难说。

    因为没人了解卡维尔的心思。

    卡维尔大概是五大首领里名声最不显的一个。

    他没有什么出色的战绩,本身也很少出手。

    在黑火更是有个外号,叫好好先生,什么事都是笑眯眯的,很少与人争斗。还有个外号,叫永远的二当家,就是说他永远都只做老二,不做老大。

    然而就是这位永远的二当家,在黑火首领的位置上却坐的最久。

    他是黑火寿命最长的人,活了三千年,经历了无数黑火的朝代更迭,但不管怎样的风波,他都巍然不动。以致于有段时间黑火里还流行了这么一句话,铁打的二当家,流水的大首领。

    不过这话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卡维尔不喜欢。

    卡维尔很少有不喜欢的东西,但只要他不喜欢了,那它就一定会消失。

    敌人是如此,流言也一样。

    钟震军的上位,就是卡维尔的退让,而象这样的退让,他早做过不止一次。

    对于这样一位老人,苏沉也表示出了恰到好处的礼貌。

    在卡维尔之后,依然是一位奥族,却是个女性。

    她有着一副绝美的容颜,声音也透着天籁般的动听,面对苏沉盈盈一笑,道:“卡梅拉见过苏圣。”

    苏沉微笑道:“仙子容颜,令人赞叹,就是有些可惜……”

    卡梅拉面色微微一沉:“苏圣可惜什么?”

    谁都知道,要拍卡梅拉的马屁很容易,夸她美就行了。要激怒她也很简单,骂那层皮囊不属于她就可以了。

    是的,这绝美的外表并不是卡梅拉的真容,而是她制作出来的。

    用真正的人皮!

    卡梅拉人称剥皮姥姥,其本质是个又丑又恶的老太婆。但偏偏这个老太婆爱美成癖,为了保持自己的容颜,不惜杀死年轻美丽的少女,再剥她们的脸皮为己用。

    她是天下少女的噩梦,害死的年轻少女罄竹难书。

    事实上这才是黑火的本质,容纳着天下要犯的他们,本就是最负盛名的藏污纳垢之地。

    虽然对苏沉的到来充满期待,但是苏沉一旦提及她最不喜欢的事,大家很难保证卡梅拉会不会翻脸。

    这也是锋寒和西敏最担心的。

    这刻同时担忧的望着苏沉,送去提醒的眼神,那意思我们知道你不喜欢她,但为了大事,还是不要激怒这老太婆的好。

    苏沉却淡淡道:“可惜你用错了方法。”

    卡梅拉的脸色已经变了,这等于是变相说她的脸是假脸,声是假声。

    但是下一刻,所有的怒气立化乌有。

    因为苏沉说:“要保持青春,本可以有更好的方法。比你现在的方法更好,更有效,更真实。”

    卡梅拉听得全身一震:“你有?”

    旁边顾轻萝已道:“早在三十年前,我夫君就制作出了可使女子肌肤常嫩,减缓衰老的药物。”

    卡梅拉大喜。

    苏沉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对你没什么用,它只能延缓衰老,却不能让时光倒流。”

    卡梅拉立时泄气。

    顾轻萝又道:“但未必不能研究出新的药物,夫君这两年在丹药之学上也是大有精进呢。”

    卡梅拉大喜。

    苏沉道:“不过我现在很忙,未必有那个时间精力。”

    卡梅拉已经来不及转懊恼了,直接看顾轻萝。

    顾轻萝笑道:“但总会有时间的,对吗?”

    苏沉便点头:“那是自然,总会解决的。”

    这两人一搭一档,把卡梅拉的心情撩的跃起又放下。

    她到底不是一般人,已知二人意图,笑道:“黑火自会全力配合苏圣,我也是。”

    苏沉便不说话了。

    他不喜欢这个恶毒的老太婆。

    但整个黑火基本就没有无辜,全是该死的混蛋。

    身为上位者,太过拘泥道德,是成不了大事的。

    所以他也只能忍。

    忍过大事之后,再看如何处理黑火。

    至于现在,大局为重,合作为先。

    卡梅拉之后,又是一名人族。

    这位人族却是蒙着脸,不露出一丝面容。

    看到苏沉,也只是拱了下手,并不说话。

    还是钟震军道:“这位是定风首领,素来不喜以真面示人,还请见谅。”

    苏沉微笑:“无妨。”

    定风这个名字,他没有听说过,外界更无传闻。

    考虑到对方蒙面,应当不是真名。

    不过不露真相的方法有很多,对方偏选择这种最简单的,可见对此行为本身的抵触。

    在向对方问好的过程里,苏沉更是能感受到来自对方身上的一股杀伐之气。

    不仅是他,就连他身后的李崇山,楚英婉等人也感受到了。

    老天威的几个互相看看,同时皱了下眉头,却没说什么。

    定风之后,就是那名暴族。

    他叫哈赤。

    哈赤这个名字,苏沉却是久仰了。

    如果说在苏沉进入暴族领地之前,谁是暴族的梦魇,那大概就是他了。

    哈赤出身于旱锤部落。

    这个曾经强大的部落自从被红鹰部落击败后,便渐渐没落下来,直到哈赤的出现。

    哈赤出身于旱锤部落的一个破落家庭,从小就身体魁梧,好勇斗狠。与别的暴族男孩争斗几乎是他的家常便饭。

    这在暴族中不算什么事。

    直到某一天,哈赤突然瘫了。

    他的双臂在某天突然失灵,失去了行动能力。

    从那一天起,他成为一个废人,再无法用自己的铁拳战斗。

    直到半年后,他的手臂奇迹般的又好了,并且拥有了超乎寻常的力量。

    很熟悉的故事,不是吗?

    就象苏沉,就象李道鸿。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哈赤只废了半年就康复了。

    康复后的哈赤开始复仇——他在康复的当天晚上就一口气屠杀了当年欺负过他的所有孩童。

    尽管这个家伙狡猾的伪装成没有恢复的样子,却还是被暴族看出来了。

    就在旱锤部落要惩罚他的时候,哈赤暴起了。

    用他的铁拳砸碎了族长的脑袋,抢走部落的撼地锤,就这么杀出重围,连那个一直照顾他的老母亲都不管,就这么潇洒离开。

    从那之后,暴族的草原上就多了一个关于碎颅者的传说。

    哈赤在草原上纵横了十三年,这也是草原上最为血腥的十三年。

    无法统计这个嗜血的家伙到底杀死了多少暴族,只知道单是被他反击失败的部落追杀就多达一百三十六次,其中四十二次追敌全灭。

    各大部落一次又一次的截杀没有让哈赤陨落,反而让他变得更强,更可怕。

    后来人们发现,这个家伙明明没有经历过源能圣殿的洗礼,却掌握着运用源能的力量。

    这也是他强大的核心原因,他的那双手臂,似是有着天然控制源力的神奇作用。

    正因此,碎颅者还有个绰号,叫天源臂。

    他的这双胳膊,也成为部落悬赏最高的宝物。

    面对整个族群的疯狂与贪婪,哈赤也经受不住了,终于开始落跑。

    即便是在落跑的过程里,这个家伙还残忍的杀害了数千名暴族族人,仿佛将他的同族当成仇敌一般对待。

    直到进入千幻岛。

    要说感兴趣,苏沉无疑是对哈赤最感兴趣的。

    不过正如李道鸿没能为他提供什么关于老人的线索一样,哈赤就更不可能了。

    哈赤的经历只能说明一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并非孤例。

    但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价值。

    所以苏沉对哈赤也只是淡淡一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可以,他很想卸下那双手臂研究一番。

    但在那之前,这双手臂还要留着对付海兽。

    寒暄过后,就是交流。

    一边往千幻岛内走,苏沉一边道:“此次过来的目的,大首领想必已经知道。”

    钟震军点点头:“苏圣想借兵?”

    “是。”

    钟震军想了想,回答:“苏圣想对付主宰级海兽我能理解,但是有海族大军,又有镇海军在,再加上无极宗的弟子,应该已经够了吧?”

    他不了解无极宗的实力,但是仅凭海族派来相助的军队还有镇海军这两股力量,对付一只主宰级海兽应当已不是问题。

    这么多年来,海族和黑火不是打不过主宰级,而是每一次大战之后带来的惨重损伤。

    无休止的战损才是他们无法承受的根本。

    一两次的胜利,却根本不是问题。

    事实就是,海族与黑火一直都是战略上的不敌,战术上却始终是胜利的——因为他们压根输不起。

    正因此,在钟震军眼里,部队应该是够了的。

    苏沉回答:“要研究深海之殇,就必须尽可能靠近它。我们的目的,不是杀死主宰,而是顶着主宰的进攻,为我争取时间。”

    钟震军立刻问:“多少距离?多少时间?”

    “十里之内,每日一息。”

    钟震军的脸色立刻变了:“你疯了?这距离太近了,根本不可能!”

    十里距离,听起来不近,但对主宰级海兽来说,却可能只是一个冲刺的问题。

    如此的距离要求,简直就是要在主宰海兽的眼皮子底下做试验,难怪钟震军说不可能了。

    “可以再放远些,但距离越远,需要的时间就越长,而且最长不能超过百里。”

    钟震军回答:“那也是很难做到的。”

    苏沉回答:“所以才需要贵方的帮助……深海之殇问题的解决,本就非易事。任何速战速决不付出代价的想法,都是异想天开。”
 上页  目录  无下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