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无下  
第十章:蝎族
2018-06-10 15:39:52
    “去吧,不要让我失望!”南坪矿主淡淡说着,身躯化作了一团黑雾,逐渐消失在矿洞之内。

    乌青脸上闪现出一道阴冷之色,沉默了许久,决定使用禁忌手段,将那名该死的盗贼给找出来。

    因为若只是一块神源还好,这件事情他还能担得下,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那家伙竟敢盗窃了矿洞,这相当于将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南坪矿主脸上。如果他不能将这盗贼找出来的话,愤怒的南坪矿主绝对不会放过他。

    不多时,乌青脸色阴沉地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之中,在宫殿中央摆上了九盏宫灯,以自己的长发做灯芯,以精血做灯油,以心头的火焰点燃了九盏宫灯,盘膝坐在宫灯上空,开始推断盗贼的身份信息,以及目前的方位。

    ……

    水府之内,白骨精自半空中落下,出神地望着地面上剩余的一千多枚源。

    现如今不管是九幽魔躯还是轮回殿,都需要大量的资源,这剩余的源怎么进行分配,就成为了摆放在他面前的主要问题。

    “魅琪,灵月,轮回殿还差多少资源才能在混沌中成为我的臂助?”许久后,白骨精认真问道。

    “你地图跳跃的太快了。”灵月无奈说道:“如果说这是在三重天,轮回殿现在就能够成为你的主要臂助。可是在混沌之中,连真神都不入流,轮回殿的发展根本就跟不上。”

    白骨精颔首道:“既是如此,那剩余的这些源就用来增强九幽魔躯的力量吧。”

    话毕,白骨精再度盘膝坐在了源的上空,开始疯狂吞噬源内的能量。

    足足过去了半个多月,白骨精才堪堪将这剩余的一千多快源彻底吞噬,九幽魔力能够探索的范围增强到了十五万里。到了现在,在十五万里的范围之内,任何飞行神通在白骨精面前通通都是辣鸡。

    心念一动,白骨精瞬间出现在了水府之外,正当他想要将水府收起来时,一道身影忽地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面前。

    “将神源和你偷盗的那些仙源交出来。”那道人影淡淡说道。

    “你又是谁?”白骨精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沉入江海之中,竟然还躲避不了追杀。

    “我叫乌青,南坪矿洞中的占卜师。”乌青冷漠说道:“不要想着逃走了,我已经彻底封锁了这片时空。”

    “别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容易骄傲。”白骨精微微一笑,身躯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乌青放出自己的神念,一寸寸的扫视被自己封禁了的空间,然而当他将这空间都扫视了一遍之后,脸色顿时一变。

    没有任何痕迹。

    这很不正常,他也想不通。

    一个修为最多只有准圣级别的菜鸟,是怎么突破他的封锁的。至于说留在这里没有被他发觉更不可能,境界的差距在这里放着,除非对方用什么至宝彻底掩盖了自己的气息。

    乌青面无表情的在这里待了很久,始终没有发现那盗贼的踪影,最终无奈的撤掉了封禁。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当他撤掉封禁的那一刹那,白骨精瞬间自水府前出现在了十五万里之外,来到了一片广袤的森林内。

    “这家伙是个占卜师的话,想要摆脱他是不可能了。”脚踩着松软的树叶,走在寂静的丛林中,白骨精呢喃说道。

    “那就给他布置一个陷阱,弄死他。”魅琪说道。

    白骨精道:“他的修为最低也是真神境,想要弄死他可不容易。”

    “这里是洪荒,危险的地方比比皆是,只要将他引入凶恶之地,想要杀了他其实也不难。”灵月说道。

    白骨精点了点头,说道:“开启魅灵系统的最大权限,全力搜索凶地。”

    良久之后,随着白骨精跨越了亿万里山河,走出了南坪域,魅灵系统终于给出了消息。

    正南偏西,一百万里之外,就有一个看起来很危险的地方,或许适合做那名占卜师的坟墓。

    随后,白骨精依照着魅灵系统的指引,来到了一座荒古山林之中,见到了一群身披黑甲,每一只都有一米多长的大蝎子。

    这些蝎子围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蝎子部落。令白骨比较震撼的是,这其中的每一只蝎子,实力都在圣境之上。

    若是这些蝎子离开了混沌,不管是前往哪个世界,都会变成灾难的代言词。

    “系统感应出来的就是蝎族吗?”白骨精询问道。

    灵月道:“应该是。普通蝎子都是圣境的话,那么蝎王的实力最低也在真神境,占据了地利和人和的情况下,击败那名占卜师其实并不难。”

    白骨精点了点头,身躯顿时化作了一捧光点,附着在了蝎群中的一只大蝎子身上。

    数日之后,乌青化虹来到了这里,见到这一幕之后,脸色都变成了铁青。

    他很清楚那名贼寇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能怎么办呢?

    南坪矿主就像是一把悬浮在他头上的利剑,令他只能前进,无法后退。

    “蝎王何在?”深吸了一口气,乌青大声的呼唤说道。

    瞬息间,数千只一米多长的黑甲蝎子纷纷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渐渐的,一只黑中带紫,身长超过三米的巨蝎出现在他的面前,沉闷的声音响彻山林:“有什么事情?”

    “我是南坪矿洞中的占卜师。”乌青说道:“有一名奴隶逃到了这里,目前就附着在了一只蝎子的身上。我想请蝎王帮忙,将这卑贱的奴隶找出来。”

    蝎王目光扫视过一众蝎子,转回头说道:“我没有发现什么奴隶。”

    “这名奴隶极善隐藏,蝎王找不出来也是正常的。”乌青诚恳地说道:“蝎王能否让我亲自寻找一下?”

    “不行。”蝎王断然拒绝说道:“我们又不知道你是谁,更不知道你来蝎族是否是别有居心,凭什么帮助你做某件事情?”

    乌青认真地说道:“我若真的别有居心,在这蝎族的地盘上面,又岂能讨得了好?你看这样如何,如果我能将那名奴隶找出来,你就放我们离开。如果最终我什么都没有找出来,必定给你一个交代!”
 上页  目录  无下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