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无下  
1107章 不许玩命,要听老上级的话
2018-06-10 15:40:35
    听索超怒声喝问,竺敬冷哼一声,心中暗道:当年我感念萧唐哥哥的恩义自然肯投他效命,心中却也从来未曾甘愿与那干官门中的狗贼同流合污,萧唐哥哥扶持绿林兵马,正合我的心意。你这厮要打探到底内情如何,先你拿住后稍后哥哥自然会为你解惑,如今又急个甚么?

    思付罢了,竺敬也不答话,挥刀兜头便朝着索超身上砍去。本来索超与杨志捉对厮杀,胜负也只在五五之分,再多出竺敬这个本事高强的好汉助阵,索超又如何能抵敌得住?

    周围影影绰绰的,索超隐隐还能觑见四面八方的强寇兵马中打出“玉麒麟卢俊义”、“豹子头林冲”、“铁狮子唐斌”等旗号来,现在就算是索超想杀出重围,恐怕也已经晚了。这边杨志忽然又是一记直搠,趁着索超不得已躲闪之际,那边竺敬又翻转长刀,用刀背狠狠的击砸在索超的背上,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这员骁勇善战的急先锋到底还是坠将下了马去!

    眼见索超也要被生擒活拿住,官军这边几无可收拢阵势的主副将官,倘若在负隅顽抗下去,早晚必要被青州两山绿林兵马尽数歼灭。可是却还有些部曲在所部军官的指挥下咬牙力抗着。当萧唐也催马赶到阵前时,忽然觉得那些仍然率领大名府留守司治下的禁军死战的将官有几分甚是眼熟,只略作思索后他便蓦的想起:那些军将里面,有一些竟然还是自己带出来的兵,也曾参与过当年征剿河北张迪的战事中。

    虽然那些仍然率领麾下死战的将官发觉强寇有重兵埋伏已是为时已晚了,只凭各自为战不知还要牺牲多少人命也不济于事,但是那些指挥使、都头官门大多双目血红,就恁般被强寇杀败溃逃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服,麾下多少弟兄也都是历经剿讨地方为恶的匪贼战事的好男儿,如今就此对这些注定要做对头的强寇求饶纳降,也宁可战死了事!

    “贼人,我与你们拼了!”忽然有个指挥使暴吼一声,率领身后三五百人又朝着杨志那边直冲了过去。

    杨志见状眉头一蹙,这些官军将士如今情知难以取胜,却仍是死战不退,大多固然都是不贪生怕死的好汉子,身为朝廷官将出身的杨志想到真要是让这些本来尽可为国家所用的官军尽皆战死在此处,也未免有些于心不忍。只是两军杀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现在倘若饶过这些杀红了眼的官军,却是要自己麾下的弟兄平添更多伤亡。

    又与身旁面色冷峻的竺敬对视一眼过后,杨志也只得准备喝令麾下兵马先以弓弩射杀,再与其他部曲围将过去,将战场上仍要顽抗死战的官兵尽数歼灭!

    “全都给我住手!!!”

    忽然一声雷鸣也似的暴吼声传来,一众打算死战到底的官军忽闻得雷霆之声,连忙又瞧另一侧觑将过去。眼见那面戴獬豸面具的数山共主全羽在几个强人头领的拥簇下眼见也要冲至此处。

    本来官军中还有些人眼见贼寇中的首领就在前面不远,还打算冲上前去与那数山寇首拼命,可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些在大名府留守司中任职的将官登时认出那萧唐身旁的另一个强人头领,也不禁惊呼道:“你莫不是大名府卢员外,怎的也与这些强寇厮混到了一处!?”

    卢俊义策马冲到阵前,他这个名声除了任侠萧唐以外可说是冠绝河北两路的玉麒麟长叹口气,又朝着大名府留守司中那些与他打过照面的官将打拱说道:“卢某家门不幸,遭宵小背反谋害,还险些被坏了性命,深感青州两山众头领之德,齐心并力救下卢某,也早愿肝胆涂地,与两山群豪共聚大义。

    非是我两山好汉必要与留守司中肯保家卫国的军中好儿郎定要拼得你死我活,我寨中豪杰仁义为先,不损害忠烈良善,叵耐奸官威逼得紧,如今唯有一战,只是如今诸位败局既定,却仍要白白断送性命不成?”

    听卢俊义说罢,官军残部之中有个身上挂着两三处伤口的指挥使顿时昂起头来,又高声说道:“卢员外,我等虽然敬服恁在江湖上的名头,可恁是大名府富豪出身,非是保家卫国的行伍军人!我等曾在与恁交情匪浅的萧任侠帐前听命,征讨于河北两路作乱的穷凶恶匪,如今追随索提辖奉钧令行事,正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如今就算中了贼军的奸计,唯有舍命而已,战死报国,以全忠义!”

    “亏你也说及那萧任侠的名头!”

    萧唐冷哼一声,就似那指挥使夸赞的并非是自己一般,他驾马冲出,又有些自卖自夸的朗声喝道:“萧任侠的侠义名头我也听过许多,他似也曾说过人论善恶、官分清浊,绿林中固然有甚多杀人舐血、祸乱百姓的凶寇恶贼,可是我青州两山好汉自问行事无愧于天地间,世道昏聩,有多少赤子被逼迫的只得落草做贼,便是你们将我们这些绿林中人尽数剿灭了,那些误国害民的奸臣贼子却更无忌惮,这又可曾还天下一个清平世道了?”

    本来仍打算死战到底的那些官军指挥使、都头虽然仍想出言驳斥,可是他们心中莫名的感觉眼前那个绿林数山头领身上自有一股威严似又有些熟悉的气势,大多人一时间都觉得似被震慑住了。

    也正仍有人打算反驳那数山寇首“全羽”的时候,却又听他说道:“我敬佩索提辖是一条好汉,即便如今生擒住他,也必不会坏他性命!非是要索提辖连同你们不忠于国,今日既然我军已胜,我也只想请索提辖当面一叙,若是他不肯降,必不强留,只今任由你们卸下衣甲兵刃,都回大名府去。倘若我全羽食言而肥,天人共戮!”

    虽然如今彼此只能为敌,可是大名府留守司中官将大多也知青州两山好汉在江湖中的风评,那数山共主全羽的名头又是能与萧任侠一较长短的豪杰,似也是个言出必践的人物。只是就此轻易的放下兵刃任人摆布,很多官兵心中也仍有些不甘。而正当官军残部的将官踌躇之际,萧唐却见双目一瞪,又厉声喝道:“都楞着作甚?还不快放下兵刃,且先把受伤的兵卒抬至一处,自会有人为他们包扎救治,身为行伍军人婆婆妈妈的,要搭缠到甚么时候!?”

    “得令!”

    忽然在官军之中,竟然有个杀得浑身是血,打算死战心意最是决绝的都头下意识的将身板挺了个笔直,并且高声回复萧唐的言语。在周围的同僚都诧异且嗔怪的向他觑见过去的时候,那都头官也不由的手足无措起来。

    本来这个都头官当时还初投行伍之际,也曾作为留守司中的禁军便参与到萧唐当年征讨河北张迪的几次战事中,多少年戎马生涯下来磨砺的性子坚毅,但凡奉军令出征时也练就出生死都看淡、舍命就是干的剽悍血气。可是蹊跷的是明明是那强寇头领一时发威,这都头官却是本能作祟,下意识的立刻高声应合,就似是在听从自己老上级的命令一般!

    权衡利益,再加上这绿林数山共主一出面便震慑住了己方其余兵马,在很多人只觉得惶恐乃至有些古怪时,其余官兵死战的气势也都堕了,这时兀自还要舍命厮杀?心中却已经有些提不起劲来......
 上页  目录  无下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